不知粥粥@换马甲

【黄喻】冰雨不畏坠落之石(1)

 @_休戚相关 迟到的生贺

找人代发的所以很多东西办法好好说清楚OTL

总之私设喻队和大眼在网游就认识,黄少什么的也是在网游的故事

不要怀疑喻队和大眼就是友情向【捂脸

轻拍谢谢

——————————————————————————

主城门口有一群人在围攻一个人。

“小子!还挺能干的吗!让你尝尝老夫给你的瓦中捉王八,看你还吃不吃得消!”领头的术士麦里传出的语句根本衬不上挂着个洋气高端的ID。可惜他并没有面上那样从容,他在主城门口堵人蹲了两次,这次才逮着人。他暗暗咬着牙指挥着一群人对中间那个剑客进行攻击,还不忘给上一个六星光牢,才堪堪把人围住。

“卑鄙卑鄙卑鄙老鬼说了你多少次了是瓮中捉鳖哪里是什么什么王八暴露文凭啊要点脸也不去多读点书学习改造苦练十八天摘掉文盲帽说不定还可以为你迟钝的早被我看透的大脑注入新鲜血液有本事正面来战啊!”剑客的动作随着他头顶频繁闪烁的文字泡越加迅速,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埋伏而慌乱,手中的剑不断舞动,在空气中划开一道道气痕,只余下蓝色的残影。

这边人打得如火如荼,可苦了那些想要进城的人。这一看就是高手寻仇,他们那些划水摸鱼的人哪敢上去凑热闹?

而这边的包围圈却被剑客瞧着了漏洞,他反手虚挑一个剑花直冲领头的术士,术士下意识地向后退一个身位,刚想给“小兔崽子”再下一个什么套,剑客就从包围圈的空缺处钻了出去。

“呸!”魏琛用力拍了一下大腿,冲着麦大喊,“还愣着做什么!上去追啊!”说着领着一群人一窝蜂赶上去。

眼看剑客就要抵达城内了,黄少天索性开了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鬼你这是不行了吧是人都要服老什么时候退休逗孙子发挥余热去吧不对首先你得有一个孙子真可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接着他不管魏琛在麦里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垃圾话,操纵着手上的剑客直奔城门,也因此错过了避开的最好时机。等到他觉得视野变黑,下意识地向上看去的时候,他只来得及看见那个小散人飘扬的绿袍子,就被压倒在地。

——剑客“夜雨声烦”血槽清零。

“你从天上飞下来干什么啊!”

虽然跟前的角色目无表情,不过黄少天好像能看得见它的操作者无奈又气闷的样子,还鼓着腮帮子的那种,少年委屈的声音清润:“我是被丢过来的。”

而这时不论是在一边纵声嘲讽的魏琛还是气急败坏的黄少天都没想到,这个散人的操作者,会成为未来蓝雨的基石。

 

其实喻文州挺无辜的。他那天和一个网友约好一起去下副本,想要进主城制备一些东西,城门口却被人挡住了。眼看与朋友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他只能硬着头皮试着避开他们进城。本来好好的避开了他们四处乱飞的攻击技能,就要进入城中的时候,那个剑客竟逃离了包围圈,径直往城门冲来。喻文州心下暗叫不好,自觉地让开中间大道一边靠近城门,没想到被那个领头的术士一下揪起来丢了出去。看着散人在空中翻转的视图,喻文州徒劳地摁了几下键盘,发现只能让角色落地时的样子不那么难看,就放弃操作。他苦恼地皱起他那秀气的眉毛,腮帮子气得鼓鼓的,不甘地摸着键盘。

——有手速的一群疯子。他想,术士什么时候有这种把人揪起来丢出去的技能的?

匆忙赶到约定地点时,朋友显然已经等了一段时间,魔道学徒正骑着扫帚在空中游荡,身后的绿色光点顺着轨迹漂浮,像是夏夜河边草地上飞舞的萤火虫,又像是从天上坠下贪玩的星星。魔道学徒在他头顶上又飞了一圈后停下来,坐在扫帚上歪着头:“上来。”

“这效果真好看,”他从善如流地指挥着散人,一边开了麦:“不好意思,明明是我请你来帮忙,却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事儿,反正没超过时间又没放我鸽子,我也只是刚到一会儿。”耳边传来少年沉稳的京腔,“既然你觉得效果好看,那干脆下完本后我一道陪你把魔道学徒的转职任务做了得了。”

“嗯……不用了,我想转职术士。”他感到对方的操纵一滞,之后耳边那沉稳的京腔变得似乎有些急切:“为什么啊?术士你能玩好吗?”

“因为听说术士有个可以把人揪起来后又丢出去的技能。”

“别鼓着腮帮子说话,怎么跟个小女生似的……你从哪儿听说的我怎么没听过?”

不是听说是亲身体验。“道听途说就唔在意咩……我就喜欢鼓着腮帮子说话,怎么你不喜欢吗?”

不知道是那句话梗着对方了,喻文州听着那边传来乒乒乓乓的声响,接着对方就把麦掐了。

喻文州鼓着腮帮子,在对话框里敲字:“生气了?”

“没有O_o水洒了”

“……”喻文州也把麦关了。

“你是不是放暑假了?放暑假就到B市找我玩呗Owo”

“好啊,不过我报名了G市蓝雨的青训营,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去^_^”

魔道学徒的操作又一滞,过了好一段才发来一条信息:“……那没事,我本来想叫你来微草玩的。”

“B市微草?!”喻文州手一重,散人差点没从魔道学徒的扫帚上掉下去。

“对,我是微草的学员。以后说不定要在赛场上见了。”

“你这么厉害,一定会成为正式队员的。”喻文州想了想那在城门口的混战,有些丧气地鼓着腮帮子又加上一句,“但像我这样的手速,应付网游还要花上一番功夫……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成为职业选手。”

“你可以的。”对方顿了顿,“别鼓着腮帮子。”

“冇咩^_^”

 

可惜出本后他们并不能去做转职任务了,因为一个剑客堵在城门,一看到他们就迎上去围着小散人转圈,喻文州好不容易才看清剑客头上不断增多的文字泡中不断出现的“开麦”。他犹豫了一下把麦开了起来,下一刻他差点把耳机摔出去。

——“好小子敢喺我头上动土唔畀你点颜色睇睇我就唔系剑圣讲你系唔系系唔系老鬼派嚟嘅猴子唔讲话我就一剑挑飞你……”(好小子敢在我头上动土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就不是剑圣说你是不是是不是老鬼派来的猴子不说话我就一剑挑飞你)

朋友好像也开了麦,在铺天盖地嘈杂的叫骂声中勉强发来消息:“他在说什么?”

“讲的是粤语,但说得太快听不清。”这时候剑客发动了攻击,喻文州手一抖发到了公共平台,开始应对莫名其妙的的攻击。

剑客的声波攻势暂停了三秒,这三秒就足够喻文州利好混乱的思绪,朋友也趁机堵在剑客和散人中间。可惜只有三秒,剑客清朗的少年音又铺天盖地地袭来:“你果然是老鬼的人吧说你是不是G市的是不是G市的我们来真人PKPKPK啊看我先在这里把你打趴下以报之前你把我压倒之仇……”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啊,欺负一个还没转职的散人好意思吗?”朋友气愤的声音插了进去,剑客的声音停了,攻势也停了下来。

喻文州喘了口气:“我真的和他们没有关系啊,我就一路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被揪起来丢了出去,我也正来气好咩。”

剑客那边的麦不发声了,喻文州看着剑客在游戏界面上四处乱窜三段斩斩得场景上草木乱飞一片狼藉,好像看得到那人屏幕前懊恼不已的表情。喻文州不知怎的就笑出声了,被耳尖的剑客一下捕捉到,清朗却异常多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次喻文州果断选择了关麦,关前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轻轻柔柔说了句:“我关麦了。”这句话,惹得另外两人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黄少天难为情地挠了挠头:身为一个男孩子……为什么会觉得脸上热起来了?

(TBC)

评论(10)
热度(12)

目前全职心脏组杂食,冷CP体质……
主all喻文州
除了假期不会发文
(笑)
界面粉红粉红,实际上是百合(笑)

© 不知粥粥@换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