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粥粥@换马甲

【点文】其实与青春期并没有什么关系(肖戴)

 @无水不莲 

亲的点文,抱歉久等了orz请不要大意地鞭挞我这个拖延症吧啊啊

写了个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东西,我也不知道这符不符合当初说好的肖戴(泪)

账号卡paro并不文艺清新略丧病若有ooc看到什么其他奇怪的cp向描写请……给个痛快【掩面】

……实际上这篇真的只有肖戴……

————————————————————————

一个平静的午后。夏日的阳光在这时总是那么强烈,蝉都躲在树荫下有气无力地叫唤着,大地表面不断蒸腾着热气。

鸾辂音尘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装死,生灵灭在一旁拿着书翻阅。

难得的悠闲。

鸾辂音尘操纵着空气中的水元素与光元素凝成两个球状物,又尝试着将两者融合。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愣了一下,两个球状物破裂,眼看水就要溅上生灵灭手中的书——生灵灭向旁边稍稍移动,避免了惨剧。

“怎么了?”生灵灭看向明显还是出神状态的鸾辂音尘,轻声询问,唤回她不知何处的灵魂。

“啊……不好意思啊嘿嘿,就是突然想到一件事。”鸾辂音尘回神才发现了自己制造的混乱,微带歉意地红着脸收拾残局。不过生灵灭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个问题,他放下书,单边眼镜下是饱含关切的眼神,他清清嗓子:“那么,是什么事呢?”

鸾辂音尘吐了吐舌头:“就是……嗯……昨天我玩了一下那个叫游戏机的东西……但是……”

“嗯,so what?”

鸾辂音尘闭上眼一幅慷慨赴死的悲壮模样:“存档一不小心被我清空了。”

生灵灭浑身一颤,单片眼镜出现了微小的裂缝。他深呼了几口气,因为很明显面前这位可爱此时又有些可恨的女孩话还没有说完,他不能在听到更糟的消息前发怒。生灵灭嘴角牵起一个勉强的弧度:“嗯,so what?”

“然后我就在想,为什么一定要记得存档呢?像我们这样平时生活也不需要存档才能储存记忆啊,生活秩序也不会被打乱。但是我又想,游戏里面的主人公知不知道我们在操纵他,如果我们存档的时候会不会有所察觉,如果是游戏里面的生活又是什么样呢……”鸾辂音尘头重重地垂下,下巴抵在桌上,头发随着脑袋左右晃动,“呜呜,但是果然是我的心不够脏,根本没有办法想到答案,现在脑子里面乱糟糟的,呜呼!难受得要命!可怜的女孩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最最亲爱的队长,希望她最最可亲可敬的队长能帮他解决这个问题!东方的学者那谁谁曾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

为什么能这么自然地说出这种话?!

生灵灭举起手中的书,又放下,用手轻轻地揉着女孩的头。他本来想劝她不要胡思乱想趁没事可做好好训练什么的,但现在似乎……是个刷好感度的好时机?!

生灵灭感觉自己眼前跳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对话框:

“此时你——”

“A、将书重重地拍在她脑门上:‘不要想太多,闲着没事干就去训练!’”

“B、干笑:‘哦,嗯,so what?呵呵。’”

“C、思考如何解决她的问题:‘这的确是个难题,我也来想想。’”

——生灵灭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到这个问题的……说实话这个问题……要不这样你先去训练,我帮你问问其他人的意见。”

鸾辂音尘有些不情愿又有些庆幸地点点头,招呼队员去训练,而生灵灭拿出企鹅通讯器,联系几个自己比较熟悉又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

最先回复的是烟雨风城烟雨:“她去兴欣找沐雨橙风看剧了。”好吧一看就知道是林暗草惊发的虽说本来也没有怎么指望。

接着是蓝雨索克萨尔:“抱歉手慢,请稍等^_^”没事我想我理解。

不过令人惊讶的是发给沐雨橙风的,好像被兴欣众人轮着回了一遍:

“哟,给哥说说青春期是怎么推迟的?”

“老大你本来就很青春hcev$#^bjfscvh%$^cjashcv&%%hbjcsv%$&%evkvb”

“啊,让老夫想起了像神一般的少年……”

“别开玩笑了,神一般的少年是没有多愁善感的青春的。”

“那个,我也有这样的困惑……”

“暂时并没有这种问题的相关数据,不过您了解驱赶大型笨蛋的方法吗?”

“暂时并没有这种问题的解决模式,不过您现在能否与霸图的……石不转大人取得联系?”

……

生灵灭果断关闭了对话窗口。这时微草王不留行回复了。哦,他传送来一个羊皮卷:《如何与你的青春期少年朋友对话》,作者杰西卡。

……不过关青春期什么事了?生灵灭看了看自己发出的信息:鸾辂音尘分不清现实与游戏,我该怎么办?——好像没有什么地方不对啊?

生灵灭的书翻了第四遍后,索克萨尔回复了“可以给她看看^_^”后又是一堆羊皮卷: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笛卡尔《方法论》、鱼纹粥《陷在你的六星光牢》、脏心杰《白切鸡的正确食用方♂法》……虽然好像混进什么奇怪的东西,不过既然这么说就给她看看吧。

到了下午五点整,霸图石不转回复了:“忍受就是自由,自由就能体会现实。参考自康德的‘绝对命令’。”不明觉厉。

轮回无浪的回复也跟着来了:

“……”

“……”

……等等为什么只有省略号?!难道这其中有什么深意?

又紧跟着一条:“队长的意思是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发现拿错了我的通讯器来回复你感到不好意思。不过我和他的密码居然一样啊……”

生灵灭手速奇佳关闭了对话窗口。

生灵灭左等右等,书翻了第七遍,中间还给心爱的机械全上了一遍润滑油,可是却没有再等到别的回复。

那就只能这样了。

生灵灭将王不留行给的羊皮卷藏起来,将索克萨尔交代的羊皮卷交给鸾辂音尘。女孩眨了下眼睛好像不明白为什么。

“这是给你的,”青年转移了目光,避开少女的视线,“解决你的问题。”

鸾辂音尘的脸刷的红了,接过羊皮卷的女孩不安地看着地面,足尖并拢相互摩擦。她终于耐不住,猛地抬头却小心翼翼地看着生灵灭:“那个……队长……”

“嗯?怎么?”

“就是……!我说的问题,实际上!是,是,是为了……”鸾辂音尘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却坚持不懈热切地看着他。

生灵灭轻轻抚摸着元素法师的头安抚着她受惊的小心脏,女孩的长发很柔顺:“没关系,我知道,你只是想找一个什么理由转移我的注意力而已,就因为你删了我的存档怕受罚,不过我本来就没想罚你,之所以这样我想是因为你本来就自己想过这个问题吧?既然如此,虽然不知道你的看法是怎样的,不过我想这样做应该会给你一些帮助,”说到这里,机械师的单片眼镜里闪过一道光,“无论是对哪件事。”

鸾辂音尘忽的抱住了他,这下原本冷静的青年也忽的慌了手脚,面红耳赤,姿势不管怎样改变都不自然,一个劲地试图向机械使眼色把自己救出这个尴尬境地。

注意到队长不成熟的小动作,鸾辂音尘就这样笑开了,脸上还余着羞色,笑容却大大咧咧:“队长!”

“嗯……嗯?”

“谢谢!”

“……嗯,这是我应该做的。”

雷霆的深夜静悄悄,只有生灵灭的屋里还留着微光。

“是否保存此次进度?”

生灵灭……或者说肖时钦叹了口气:

“是”

(十分短小的fin)

评论(3)
热度(8)

目前全职心脏组杂食,冷CP体质……
主all喻文州
除了假期不会发文
(笑)
界面粉红粉红,实际上是百合(笑)

© 不知粥粥@换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