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粥粥@换马甲

[点文]打火匣

向安徒生爷爷致敬!

仍然是不知道拖延症何时才能得以治愈的我orz

内容丧病无药可救,人物ooc严重,特别玛丽苏,微all喻

不好意思轻拍谢谢【掩面,当做笑话看吧

 @澪 亲的点文,拖到现在真的很抱歉,谢谢支持!

——————————————————————————

一个士兵在路边上坐着,嘴里叼着根草茎,手边靠着把奇怪的雨伞,看上去疲惫又焦躁,狼狈不堪,好像是刚从战场上逃下来的。他实在是累极了,干脆就直接靠着树睡着了。

然后,他被树上掉下来的一团东西砸个正着。嗯,准确的说,那是一个人。

“!”战斗的本能使士兵迅速做出反应,他反手将那人摔出,而那人借力将自己的身体平稳,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皱着眉头整理自己皱成一团的绿袍。而士兵经历了这一系列动作,也清醒过来,他眯了眯眼睛,虽然还是慵懒的模样,眼神却变得危险起来:“你得给我个解释,魔法师阁下。”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但面上还是波澜不惊的:“如您所见,刚从树上掉下来。呃……先生。”士兵的模样可不能让人认出他的身份。

“啧,像您这样身份尊贵的先生为什么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爬树这种事应当交给你的仆人去做,摔下来砸坏花花草草就不好了。何况……先生您这不是有眼疾吗?”看着魔法师因不悦和困惑皱起的眉头,士兵用手在眼前比划,“喏,一大一小。”

……想打他,但是正事要紧。魔法师看了看这棵枝干光滑的树,树顶被禁制法阵牢牢包围,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喂,你,爬上去吧。”魔法师指着树说,“如果你爬到树顶上去,就能发现有一个洞口。那里面是空的,你从那里下去,就能进到树的里面去了。我把一根绳子捆在你腰上,只要你一喊,我就会把你拉上来。”

“喂喂,客气一点啊,那有什么用处呢?”士兵有些不满,但还是耐着性子。

“拿钱啊,那里面的钱都可以是你的报酬,”魔法师说,“到时候你就会明白了。洞底有一条很宽的通道。那里有一百多盏灯。很亮堂,你面前会有三个门,门上都有钥匙,你把门打开,然后你到第一个房间里面去,房子的中间有一口大箱子,有一只大眼睛狗蹲在上面,那只狗的眼睛就像一对茶杯。可是你别害怕,别理睬它!等一下我把魔法斗篷给你。你把斗篷放在地上,用它把那只狗包起来,然后你就可以打开箱子拿钱了,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拿,这些都是铜钱。银钱在第二个房间里。那里也有一条狗,眼睛就更大了,像水车轮。不过,你也不要害怕,别管它。你还用我的斗篷把它包起来,然后就可以拿钱。金币也有,就在第三个房间里。不过,那里也有一条狗,这条狗的一对眼睛就像圆塔,可是你也别管它。只要有我的斗篷,它就对你没办法了。你可以随心所欲地从那个箱子里取金子。”

“听起来很好,但是个人都会拿金币,你说的那些有什么意义?”士兵说,“不过大眼先生你要什么?我想你不可能会什么也不需要吧。”

“……不要,”魔法师说,“我什么也不要。我只要你帮助我带回来那个旧打火匣就行了。那是我……的一个朋友以前忘在那儿的。”

“大眼先生你这样说话真可疑……放下您的扫帚先生,请你用绳子捆住我的腰。”士兵说,“对了我还有一个请求。”

“……什么?”

“您有烟吗?”士兵露出崩溃的表情,“我的烟瘾大极了,因此我不得不从我原先的单位跑出来,因为他们不肯提供我所需的烟。但没有烟我一点力气都没有。”

“……多少?”

“越多越好。”

“我只有一包散装烟草,可能有些潮了。”魔法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包,“这是火柴。好了,”魔法师说,“现在就出发吧,把我的魔法斗篷带去。”

士兵有些失望地几下爬到树上,从那个洞口进到树里去了。魔法师果然没有骗他,他现在看到了一条有几百盏灯的大通道。他开了第一扇门。真的有一条狗在那里,不过眼睛并没有大得夸张,对他直瞪眼:“嘿朋友!你什么星座的啊?”

“嘿!你这个朋友!现在的狗都会说话吗?”士兵说。

然后他就拿了许多铜钱,看了看,真如魔法师所说,然后锁好箱子,把狗放出来。接着,进了第二个房间里。天哪!这只狗不就是刚才那只狗吗:“嘿朋友,不打算告诉我你什么星座吗?”

“别这样对我不友好,”士兵说,于是他就用魔法师的斗篷把它包起来。当他打开箱子时,发现里面有数不清的银币。最后他走到第三个房间里面。毫无疑问的,他又看见刚才那只狗:“晚上好朋友,我想我大概猜到了,你一定是双子座的!”

“晚上好!我的确是双子座的,那又有什么关系?”士兵说,“啧啧,现在的有钱人啊……说好的眼睛越来越大的狗呢?”

“它今天轮休!”

“哦,原来如此。”士兵点点头,用魔法师的斗篷把它包起来。当他打开箱子时,发现里面有数不清的金币,这些金币简直可以让他成为整个荣耀大陆的主人,他可以把烟草商人所有的货物都买下来。于是他往口袋装满了金币。现在,他的口袋里、帽子里、靴子里全都是金子,压得他都快走不动了。他可是大富翁了。他锁好箱子,把狗放出来。士兵向上面喊一声:“拉我出去吧,大眼先生!”

“打火匣拿了没有?”魔法师问。

“哦!”士兵说,“我都记不得了。”于是他重新进去把打火匣拿出来。魔法师把他拉到路上。他的口袋、靴子、帽子里,都是金子。

“您的力气真大啊大眼先生,这打火匣用来干什么呢?”士兵问。

“这不关你的事,”魔法师说,“你要的是钱,把打火匣给我。”

“你一定有阴谋!”士兵说,“请你立刻回答我你拿它干什么。否则我就会用它……先抽上一袋烟。”

“我不能泄露这个秘密!”魔法师说着,来抢夺士兵手中的打火匣。可是他并没有办法打败士兵,士兵靠着他那把奇怪的伞制服了他:“好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魔法师现在有些狼狈,可他的气质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狼狈:“先生你何必这样?你拿钱,我拿东西,这本可以是不错的一次合作。”

“是的大眼先生,”士兵笑了,“这是我的好奇心,抱歉。”

“……好吧,”魔法师叹了口气,“我还是不能告诉你……全都是那个预言……看来你就是那位传说中的人物了,现在这个打火匣归你了。”没等士兵反应过来,魔法师便挣脱士兵的压制,骑上扫帚离开了。

士兵有些无奈,他将烟草放在鼻子底下深深嗅了一口:“……只能靠这个来应付了,潮到点不着了。”

士兵沿着路来到一个城市,这座城市真是繁华!他来到一家豪华的旅店,阔步走了进去。

漂亮老板抬头看了他一眼:“本店不接受赊账。”

“不不,我有钱,请帮我准备一间房间,送碗方便面上来,有可能的话,一套干净的衣服。”士兵付完钱,接过钥匙准备上楼,又突然回头问话:“虽然有点唐突,但老板,我想你会需要一个茶房。”

士兵就这样成为兴欣旅店的茶房,居然意外地很受欢迎。大家把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说给他听,还说了国王和漂亮的公主的事情。

“有趣,如何才能见到她呢?”士兵问。

“根本就不能见到她,”大家众口一辞,“她的住处是一幢宏伟的黑石制成的宫殿,边上有许多围墙和塔。惟一能够进出的只有国王,因为过去有过一个说法,说她未来的丈夫是一个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的士兵,国王无法接受这个预言。”

“她到底是什么模样呢?”士兵想。不过他根本无法解决他的这个疑问。

这天晚上士兵的火柴用完了,四处都找不到火种。他忽然记起他还有一个打火匣,就是魔法师要他到树下拿的那个。他拿出那个打火匣,擦了两下,房门忽然就打开了,一条长着茶杯那么大的眼睛的狗冒了出来。它说:“我的主人,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吗?”

“啊!真奇怪!”兵士说,“这个打火匣……如果它能让我实现我的梦想才好呢!我要点烟!”于是狗睁着大的大眼睛认真地说:“没问题,看我的——黄金右手!”说着拿过打火匣,擦了三下,给士兵点上烟后消失。士兵目瞪口呆,他又擦了一下,发现之前在洞里见到的那只狗出现了:“你好!有什么事吗?”

“刚才那只狗是怎么出现的?”

“哦,等等,我拿给你使用说明书。”说着,一块板砖就放在了士兵面前。上面刻满了文字。

士兵费力地解读文字,又反复试了几次,才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一个宝贝打火匣。只要擦它一下,那只不断问星座的狗就会出现;如果擦两下,那只大眼睛狗就会出现;如果擦三下……就会出现火花。

他突然想到:“我为什么不去看那位公主?大家说她貌若天仙,但是她如果老是孤独地住在石制的宫殿里,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呢?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去看她?就依靠我的打火匣?”他擦出火星,立刻就看到那只长着茶杯一样眼睛的狗出来了。

“虽然现在很晚了,但是我忽然想拜访公主,即使是很短暂的时间也好!”

于是狗就跑到外面去了,士兵正在莫名其妙,它就把公主带回来了。公主就在狗的背上睡着了,她的确是貌若天仙,只有公主才是这样。士兵却低声不语,他像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似的,一幅受了打击的样子。狗消失后,士兵颤着手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天哪……为什么这位漂亮的公主会……有喉结?!”

士兵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最后一回头发现公主不知何时醒了过来,笑眯眯地坐在那里看着他。

士兵站的笔直:“抱歉小姐,我无意冒犯,您是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的?”这人真可怕,什么时候醒的他都不知道。

那位公主笑着:“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在自己的房里睡下,醒来时却在您的房间。先生您真的不知道我是如何到您的房间的?”

士兵一脸正直:“是的小姐,天地良心,我是真的不知道您是怎么到我的房中的。像您这样的淑女,大半夜的待在这似乎不太好。”

公主仍然笑着:“您说的对,我应该回家去。像您这样的绅士,肯定不会说谎,大半夜的,介意送我下楼吗?”

士兵故作镇定,将那位公主送下楼,然后看着公主优雅地撕开一个魔法卷轴,那魔法气息居然还挺熟悉。一辆黑马车从天而降,还没等马车着陆,一位骑士就从马车上跳下来,几乎是扑在了公主身上:“文州你怎么消失了吓坏我了去了哪里是有人挟持你吗瀚文居然敢走神看我不教训教训他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旁边这个人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别害怕文州现在我在这里看本剑圣这就帮你报仇……”

……魔音灌耳。士兵一脸正直,越来越佩服这位人妖公主。

“不少天,这位先生他与此事无关,”公主温柔地笑着,“请不要为难他。至于其他事,我们回去再谈。”

士兵感激地看向公主,公主在骑士的搀扶下缓缓迈上马车。马车出发前,公主笑眯眯地探出头来:“先生,我想您应该明白,什么不该说。”

士兵想到公主的喉结,忙不迭地点头。公主显然很满意,慢慢把头缩了回去。

看着马车驶去的背影,士兵只感到内心无比惆怅,他摸了摸口袋里的打火匣,决定回去再掏出来好了。

第二天,士兵装作若无其事,向别人套话:“你们有听说过,国王除了女儿还有儿子的事吗?”

“有一个养子,”大家的回答基本上都是这样,“黄少天殿下。”

“嗯……你们觉得,如果公主是王子,会不会更好?”

老板在士兵说完这句话后便狠狠敲了下他的头:“你可千万别乱问别人,要知道,蓝雨在公主诞生之后才有女人的,要是你随便问出口,别人还不定怎么收拾你!”

士兵表示信息量略大他要吸支烟冷静冷静。

老板严肃地压低声音,给士兵讲起那悲伤的往事:

很久很久以前,蓝雨国没有妹子,国王魏琛连王后都讨不到,只能日复一日地向上苍祈祷:

“伟大的万能的慈悲的……(此处省略2800+褒义词)神啊!请大发慈悲赐给老夫……不对我们一个妹子吧!”

终于,在第637次祈祷后,国王宣布:他们蓝雨迎来了第一位女!婴!儿!据说是上苍安排国王在微(寻)服(找)出(妹)巡(子)的路上捡到的。

嗯,几乎能看到国王悲愤的眼神。

那位女婴儿就是现在的公主殿下,她善良温柔体贴美丽贤淑智慧,据说小时候每一个看到她笑容的人都会沉迷。国王也高兴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女儿,但这幸福生活,在公主殿下成年时,破灭了。

一位不请自来的年轻牧师踩着十二点的钟声进入宫中,在众人面前宣告:“公主会嫁给一个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的士兵。”还没等国王联想到什么人脸色发青令人拦住他,牧师就撕开空间卷轴离开。

据说那晚国王的哀鸣响彻云霄……

“……此后的公主便被禁锢在特制的城堡里过着孤独的日子真是闻者落泪听者伤心我见犹怜……”

士兵随后抽完了一整盒烟,浑身上下净是忧郁的文艺气息。

“看来,连‘老朋友’也不敢见了,”他惆怅地望天,“……算了,去认识一下新朋友。”

此时的公主房中——

“……听你的意思是,那个人已经出现了?”公主挺着并不平的胸部,面色冷凝,平日的笑容也已消失,此时她是货真价实的女孩子。

坐在她对面的魔法师点点头,如果士兵在的话就会发现他就是之前那位大眼先生。站在公主身后的骑士激动不已:“不行文州现在这样怎么能嫁人那人是什么货色凭什么文州就一定得嫁给他要娶文州先过本剑圣这关pkpkpk郑轩拿上家伙跟我走去和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大战三百回合……”

被叫到名字的人正趴在公主脚边的地毯上,听到召唤只是打着哈欠翻了个身:“……压力山大啊……”

“郑轩你能不能配合一点……”恼怒的骑士正要开始发挥,公主转身将食指抵在他唇边:“少天不可以哦,现在要讨论事情。”窗外的阳光打在公主脸上,骑士不得已噤声。

“……所以呢,意思是不要轻举妄动?”魔术师开口,有些疑惑,一双眼睛眯的一样大。

“你也知道张新杰的预言,我不明白最终他想给我什么忠告,他给的那个线索到底又是什么意思。”公主的脸上流露出悲哀。

房间里的气氛沉重下来,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灰暗。魔法师轻声开口:“咎由自取……”

“你说的没错,是我妄自菲薄,痴心妄想,”公主苦笑一声,又开始重复那条熟烂于胸的预言,“公主会在二十二岁时嫁给一个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的士兵,他是国王的老朋友。若公主不愿接受命运的安排,那么她将会陷入……阴阳融合。”现在,公主就处于白天为女子,晚上为男子的尴尬境地。

室内陷入沉默,打破沉默的是忽的一下被推开的门,进来的是冷酷(误)的侍卫长。

只见他冷酷地环视房间一周,然后对公主冷冷开口:“……听说昨天你失踪了,似乎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是的,让您担心了,抱歉。”面对这位年纪比自己大的侍卫长,公主还是心存敬意……和畏惧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要说清楚,没出什么事吧?”虽然语气很严厉,但大家都明白侍卫长是抱着安慰和关心的心理来的。

“呵呵,其实没有必要把我看得那么柔弱,我一点问题也没有。不过……昨天的事情实在是理不清头绪。”

“要去请那个人吗?”魔法师上次记得在那人身上留了追踪符印。

“先不去惊动他,现在重要的是二月份过后,我就到二十二岁的事实。”公主摇摇头,“倒是昨晚那位先生很可疑……这样吧,杰希前辈麻烦你再多留意张新杰的意思,少天你就和阿轩一起去看看昨晚那位先生。”

“不行不行我离开了谁来保护文州啊!”

“没关系,这不是有韩文清前辈在这里吗?”公主微笑着宽慰骑士,“我会没事的。”侍卫长在一旁点点头。

“压力山大……听你安排。”

“感谢各位的鼎力相助,文州日后必将涌泉相报!”

魔法师在一旁默不作声,算是默许了公主的安排。骑士也安静下来,有些烦躁地坐在公主边上。趴在地上的人翻个身继续趴着,侍卫长行礼后便告退了。

“……这个预言,现在有多少人知道全部?”骑士闷闷地开口。

“十人左右。”趴在地上的人应声。

“好吧,文州昨晚那个变态没有对你动手动脚吧他应该没发现你的秘密吧想想我就来气文州你为什么要阻止我砍了他对了大眼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就任凭那人把关键线索抢走了所以说当时文州你就应该让我……”

“少天你忘记了,上次你去的时候被旁边的树压成重伤。”

“……文州!”

公主的城堡里,其实也没有那么寂寞。很快乐啊,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能哭泣啊。

士兵这边就似乎没有这么祥和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一直感到有窥探的视线在周围,就连上厕所都别扭。

“哥已经帅到上厕所都有人偷看的地步了?什么时候允许我自己这么帅的?”啊,开嘲讽也没用啊现在。

接着傍晚,有一位年轻的牧师敲响了他的房门,是生面孔。他本来还准备应付应付,没想到对方安安静静喝了杯茶就告辞。

士兵:呵呵。

到了夜晚,士兵爬上床睡熟了。等到异样的感觉一消失,就立马翻身坐起:“坏了,搞不好被昨天那个变态公主怀疑了。”他左右前后仔细思索,猛地摩擦起打火匣。

大眼睛狗出现了:“主人你好,大半夜还扰人清净,是思春了?”

士兵呵呵一笑:“我叫你来可不是跟我扯淡做废物点心的,你帮我探探,监视我的人是什么目的。”

不一会儿大眼睛狗就回来了:“不是我说,您想追她吗?”

“是什么理由让你觉得我要追一个变态?”

“不不不,实际上,”大眼睛狗严肃地说,“这关于一个预言。”

到晚上了,公主进入了梦乡,迫不及待地去见她的梦中人。

好吧,梦中人这一事情还要从公主殿下成年前一天晚上做的那个梦说起:

梦中的她走在空无一人的宫殿中,孤独并不能使她害怕悲伤,她很平静地微笑着。在用感识确认宫殿真的空无一人后,她的笑容便不挂在嘴角上了。

她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女孩子的模样。她开始哭泣。

这的确是公主独自一人时排解的方式,但这时她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人。

“哪位!”公主迅速凝成防御法阵,向对方掷去试探性的攻击咒术——然后向后撤到安全距离,公主是这么打算的。

但公主向后扑进了一个人的怀抱:“反应太慢了,公主殿下你没杀过人啊。”

“!”公主不敢挣脱,她尽力保持着应有的微笑和镇定,“敢问阁下哪位?”

“不错,是位很冷静的小姐啊。”那人在她身上使了个禁咒,她一时半会算是任人宰割了,“我就是你梦中人啊。”

“……”这时候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梦中人就是用来做压力倾诉心理辅导的角色哦,不来试试吗?”公主没看清他的脸。

反正是在自己梦里,应该……没关系吧。公主慢慢放松下来,第一次居然感觉宣泄的时候旁边有个人似乎还不错。

反正梦中人不在现实吧。

从此梦中人夜夜出现在她的梦中,公主也逐渐习惯和他的相处,即便无法看见他的脸。有时梦中人会安静地听她倾述,有时会指导她的咒术,更多情况下,两人只是静静地坐着。

熟睡的公主呼吸平稳,连床边站着个人都注意不到。年轻的牧师安心于公主不处于浅眠状态,又因公主梦境的异样而焦虑。但他最终还是放弃干涉公主梦境的念头,毕竟本来他入侵公主房内的行为就已经足够冲动,要不是守卫的是侍卫长,他也不会这么容易在不惊动公主的情况下进入。

“我今天见到他了,”耳边不可能被听到的轻喃,“……你今天也很漂亮。”被省略的是什么?

白光微现,房中又有谁呢?

到了二月,到了公主二十二岁诞辰,各国均遣使祝贺,但大家估计都是来看公主嫁士兵的。

国王自然舍不得自个儿用生命捍卫的闺女,可只要一想到那个预言就欲哭无泪。(他实际上原本是想纳妃啊!)但在公主的劝说下:如果拒绝了就等于与他国不交好。他决定用语言(行动)明确告诉他们:我的白菜不是谁说拱就能拱的。

“同志们,现在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蓝雨一点红的贞操受到了威胁。”国王召集了所有他能够召集的人:骑士魔法师侍卫长公主的宠物(?)亲信们牧师……等等那个混蛋牧师!“别拦着看老夫不敲死他还我妹子……”死死抱住国王老腰的公主的亲信一号表示压力山大,啊,二号正挂在黄少身上试图拦着黄少呢。三号四号五号……准备作壁上观。

“我这次来是想说明一下情况,请您的举动不要太过激。”牧师冷静地推了推眼镜,侍卫长点了点头,开口问道:“情况怎么样?”

牧师掏出来个小本本:“我排查了一下国王陛下的老朋友,发现目前符合条件的只有一个人,但他现在下落不明……事实上根据线索的踪迹,他现在已经到蓝雨境内了。”

这句话一出口,气氛立即沉重起来,国王也停止了挣扎,他整了整衣领,试图使自己变得正经起来:“哼,除了他还有可能是谁!老夫想来想去,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的士兵也只有他了。”侍卫长沉重地点点头。

各国使者居然都到了,可见公主是个多么抢手的妹子。毕竟蓝雨第一个妹子的名气比较大再加上成年礼上牧师传出的什么预言,可能更多人一开始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来的……直到他们看到公主。

公主在骑士的护卫下出现,带着一张精致温柔的笑脸。大家感到有些惋惜。

只见公主深深施了一礼:“各位为文州做到这个份上实属不易,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那个预言。”她抬起忧伤的下巴,45°仰头望天,“父亲决定顺从天意,让我嫁给一个会拉嘲讽的士兵。”

此言一出,轰动天下。

原本大家以为按照国王的无赖性格,会想出什么耍赖的方式。没想到公主刚从城堡的禁锢中出来露个脸透个气就有如此爆炸的发言,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国王苦着脸审核女婿,公主坐在一旁的屏风后观察。(不要问他为什么不处理政务他平时都是交给宰相去做的——宰相方世镜:呵呵)

“轮回小王子,你有什么拉嘲讽的特殊技巧吗?”

轮回小王子晃了晃头上的呆毛,非常认真的说:“我帅。”

“……下一个!”

被淘汰的小王子很难过,呆毛耷拉着,然后得到了公主一个宽慰的微笑,又精神奋发起来。

“大眼魔法师,你有什么拉嘲讽的特殊技巧吗?”

“……”魔法师明显很不爽,他的大小眼更明显了。

“抱歉老夫明白你的嘲讽点在哪里了,下一个。”

……

“牧师来凑什么热闹啊!下一个!”

……

“……不侍卫长先生您不要看我……下一个……”

……

“带孩子的都走开!下一个!”

……

“孩子也不要来凑热闹!下一个!”

……

“不要娘炮!下一个!啊!——护驾……”

经过数月的审核,还是没有一个人满足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的士兵的条件。蓝雨的商业倒是由于这个无厘头事件得到了发展。

士兵从一个月前就开始天天到竞技场报到,原因还要从一个月前说起:一个月前的他无意中溜到竞技场,又无意中破了一个年轻人的阵法,在那位神秘的年轻人极力请求下,答应每天都来和那位年轻人切磋切磋。

那位年轻人一直都不肯暴露身份,虽然士兵早通过打火匣和一点蛛丝马迹了解到那人身份,但不肯捅破,装作不明白——现在到了收网的时候。

 

——恭喜玩家“士兵”捕获一只公主“变态”。

 

过程说白了也很简单,就是士兵暗搓搓地放了个陷阱,然后公主中了陷阱而已。

……开玩笑哪里会简单!心脏的世界旁白不懂!

“所以说,公主殿下,您应该解释一下,这算是什么情况?”

“正如您所见先生,我跑出来了。”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这回事,像您这样的淑女为什么要监视我这样一个平民呢?”

“……您是士兵,您杀过人。”

士兵笑了笑,想去摸口袋里的烟,又忍住了,他的眼神变得危险起来,上下打量着公主:“可是你没有。”

公主根本不在意,仍然保持着无懈可击的微笑:“您应该也知道那个预言,为什么要装傻呢?”

“……”

“嘉世没有派人过来,您不解释解释这算是什么情况?”

“哥都是退伍的人了……”

“您很强大。”

“……得,现在的小姑娘哟……想让我做什么?”

公主笑着说:“去见国王,然后娶我。”

嗯,言简意赅。士兵忧伤地在心中给自己点了一根蜡。

第二天选驸马爆出冷门:嘉世前战神叶修上门,向蓝雨求亲,国王魏琛差点没和他拼命。接下来嘉世发出通缉令,称叶修叛国,要求蓝雨交出叶修;蓝雨称叶修已成为本国驸马,恕难从命。

“所以说你到底想干什么?”国王忙得焦头烂额,“小!兔!崽!子!”骑士在一边同样焦头烂额嘴中叨叨叨叨叨叨……公主在一边笑呵呵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婚期渐渐接近,大战似乎也一触即发。

魔法师很愤怒,骑士很焦躁,牧师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侍卫长闭着眼睛不看别人,宰相表示宝贝准徒弟要嫁人了心塞,公主的亲信们表示:她(他)高兴就好。

士兵现在也算知情人了啊。一想到事情的发展经过就觉得自己被骗了,心脏真可怕,啧啧啧。

终于到了这一天,宫中一大早就忙得鸡飞狗跳,但最重要的人不见了。

“新郎新娘呢?!!!!!!!!!!!”

蓝雨向嘉世要人:之前你恨不得把叶不修抓去撕了不是你是谁起码还我文州啊!

嘉世方面表示他们并不知情:去你大爷现在懂得叶修是多么不安分的主儿了怪我咯?!

后来士兵又出现了,公主却是真的不见人影。

愤怒的蓝雨国将士兵送上绞刑架,士兵表示节奏太快他想抽支烟冷静一下。国王同意了。

魔法师感觉不妙。他来不及阻止,士兵就掏出了打火匣。魔法师无奈地与牧师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看着士兵,摩擦了三下打火匣,大气也不敢出,看着打火匣冒出火花,士兵点上了烟。

天空传来马的嘶鸣,是公主的黑马车。马车稳稳地降落在空地上,驾着马车的是两条狗。

马车的门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位男人,准确的说是男性精灵。

然后他扶着公主的手,公主慢慢地下来了。

“诸位,别来无恙。”公主微笑,“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了困扰,但这是最后一次了。”

……有些不对头。士兵仍然忧郁地抽着烟。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真相,关于那个预言,”国王听到后捂住脸,牧师推了推眼镜,公主继续说道,“它实际上是一个诅咒的附属品。”

!!!!!!!

“又或者说不是诅咒,是一个意外。联盟之神冯宪君同情蓝雨,所以让父亲捡到我,然而在背后主宰一切的荣耀之神蝴蝶蓝看穿了一切,所以让牧师得出了这个预言。至于我是不是一定要嫁给一个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的士兵,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公主深情款款地看向精灵,精灵微笑地回握住她的手:“我要告诉大家,我已经和索克萨尔先生在一起了!”

……

“不对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索克萨尔你过来老夫的白菜也是你能拱的……”众人好像明白骑士的功力是从哪里继承的了。

精灵微笑着:“那是一个完美的邂逅……当她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微笑。我被深深的吸引了……于是我发誓,我要对她负责。至于那个诅咒,我想我已经破解了。”他抬起公主的手靠近嘴边亲吻,“我得到了她后,还有谁比我更拉嘲讽呢?”

……

国王受到会心一击便离开王国,之后国王与士兵有组建了一个佣兵团,这又是后话了。(不其实没有后话)公主继承了王位,从此与精灵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不对作者你给我出来说好的一个360°全方面无死角拉嘲讽、国王老朋友的士兵呢?还有那打火匣和狗到底是怎么安排的?!”

“啊呀,有了我还没有办法解释吗?!^_^”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