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粥粥@换马甲

[点文]他与他的故事

和题目没有一点关系,可能要和前面几篇账号卡设定的一起看

http://buzhizhouzhou.lofter.com/post/1cfb2422_5ff3b1f

http://buzhizhouzhou.lofter.com/post/1cfb2422_5ea0668

个人认为是主张喻的all喻

账号卡paro,微量ooc注目

 @九夜清宛 亲(笑)的点文

慢慢来,慢慢来,几篇点文慢慢来就好……orz

————————————————————————————

不得不说联盟学院是荣耀大陆上最传奇的学府,无数的大陆领军人物从这里启航。可以说只要进入了联盟学院,你就算没有多么大的成就,你也收获了一大堆优秀的校友。

神殿的最伟大的主教大人——石不转,就是联盟最杰出的校友之一、黄金一代的代表人物。大陆上流传着他拯救堕落的死灵术士、支持神殿并参与荣耀之战的传奇。

而今天,在联盟学院重新办学的第一百周年纪念日这一特殊的日子里,校方今年邀请了神殿历史上唯一的女主教——小手冰凉来为新生赐予祝福,以免重复百年前的悲剧。

“……”清亮的声音通过使用了延续魔法的银色扩音器仍然叙述着百年前的宏伟大业,然而修女却难得心不在焉。荣耀之战时她还年幼,如今却垂垂老矣,也快到燃尽生命的那一刻了。

毕竟她只是普通的人类,她如今容颜不老已是不易,不是所有主教都像她的导师那么长寿。

此时的她,心绪飘到了哪里?

——“……我的导师,说的故事和这些不一样。”缓缓流淌出的喃语,“被拯救的人……是他吗?”导师说话时流露出悲伤又温柔的神情,尽管在旁人看来还是那个不近人情、死板固执的主教大人。

石不转还在联盟学院学习时,他已是导师们的宠儿、同龄人中的佼佼者。他十分勤奋好学,并且为人正直,有极高的天分。为了发挥他与生俱来的光元素天赋,他选择接受神学的教育,受过神殿最正统的信仰教化。

这毫无疑问使石不转成为特殊的存在:神殿专人引导他进入属于神圣的世界,他受到光明的青睐,在神的关怀下,他的各项能力日益飞速增长着。

巨大的进步给以石不转鼓舞,少年更加狂热地投入到学习当中,并从此养成了良好的习惯。

可惜过度的投入使石不转忽略了平常的人际交往,再加上他近乎死板的生物钟,石不转忘记如何向他人分享温柔。他的朋友很少,尽管人们都信任他的人品,但石不转不得不面临着又一个室友离去的事实——虽然他也不在意。

神殿和他的导师们却为此苦恼着:神职人员如果没有亲和力,那么宗教的力量就会大大减弱。而石不转对光元素有超乎寻常的天赋,他们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有点“棘手”的人才。

——“要不这样……两个棘手的存在……”职员室传来窃窃私语。

第二天,石不转得知,他又有了一个新室友。

——“他是那么漂亮,笑得好像不曾受过一点伤害,天真又幸福。我曾经这么想过,啊,神一定是偏爱我的,这就是神赐给我的礼物吧。”

那是一个漂亮的光精灵,耳朵被很好地藏在那丝绸般的银发后,那双金瞳辗转着流光:“你好,石不转,我是索克萨尔,往后我们就是室友了,请多关照。”

石不转点了点头:“请多关照。”

面前的光精灵说着一口流畅的通用语,又将自己精灵的特征掩藏——他是不想让人得知他的身份。石不转表示理解,大多数时候精灵面对人类都是弱势,擅长于艺术而又美丽的精灵,常常沦为人类的玩物,剩下的就跑进密林,不见踪影。对于索克萨尔这样的行为,石不转把他视为懂得自我保护的个体,但并不能阻止他发现索克萨尔是光精灵。

光精灵对光元素有着天生的亲和力,这是神赐予他们的财富。

索克萨尔就这样进入石不转的生活。

说实话,石不转对他的存在感到疑惑:

索克萨尔没有专攻方向,一个学生在学院里没有专攻导师是几乎不可能的,原先石不转以为他是一叶知秋——就是后来的君莫笑的学生,毕竟是他把索克萨尔领进学院的,但被索克萨尔笑着否认了,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勤奋,跟疯子一样地阅读馆藏,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能适应石不转作息的人。但有时候真的勤奋过头了。

索克萨尔常常学习到深夜。石不转一直无法理解那些放弃睡眠的人,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都不应该打乱自己的作息。

终于,在他们同室后第1年又6个月,石不转终于忍不住了,然后他们进行了第一次争吵。其实只是石不转单方面抱怨索克萨尔夜间读书太晚了不应当保持这种生活作息——这已经是石不转能够想到的最委婉的关心方式了,但很明显索克萨尔误会了什么:也许是觉得自己惹怒了石不转,还是觉得对不住石不转,笑着点点头,之后除了睡觉时间后石不转再没和他一起进出,总之就是索克萨尔把时间和石不转错开了。索克萨尔很快就适应了石不转的作息,想要和石不转的时间安排错开也并非难事。

这样进行了几天,石不转先忍不住了。这几天他也掌握了索克萨尔的活动规律,在晚上抽出时间守着索克萨尔出现概率最高的地方,然后在对方看见他要转身离开时拦住人。

导师并没有说他们是怎么化解误会和好的,但她多少也能猜到一点:这两人打开心扉,关系更加亲密……而石不转,一定在那个时候知道了索克萨尔之所以成为“棘手的存在”的原因,那个索克萨尔一直隐瞒的秘密。

那个秘密至今没有公开,知道的大概只有寥寥几人。她其实不明白,索克萨尔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告诉自己的导师那个秘密,以至于导师的世界颠覆,转变原先的信仰走上寻找新的信仰的道路。

她坚信,也是在那个晚上,埋下石不转永远解不开的心结,以至于石不转无法到达真神的领域。

——“那时他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似乎把真实的自我全都释放出来展现给我,说没有目的是假的,但他一定也是渴望有这么一个时刻能在他人面前不需掩饰、尽情宣泄,而那个人——就是我。”那个人不是与索克萨尔相互知根知底的君莫笑,不是与索克萨尔相互交付生命的夜雨声烦,不是与索克萨尔相互利用帮助的王不留行,而是石不转。

为什么偏偏是他?

导师的确是位可靠的人,绝对守口如瓶,绝对恪守本分。她也听过导师分析荣耀之战中各个关系,而她觉得,导师与索克萨尔的关系,像是水与鱼之间的关系,鱼在水中顺其本意,不断吐着心声的泡泡,泡泡又在水中炸裂消失……也许只是她的妄自推测,但有一点是绝对正确的:索克萨尔从始至终都信任着石不转,而石不转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他们之间的这种信任,不是索克萨尔与夜雨声烦“剑与基石”之间的默契,不是索克萨尔和君莫笑知己之间的心照不宣,更不是索克萨尔与王不留行宿敌间的惺惺相惜,几乎像是……亲人间几乎无条件无缘由的支持。

——月光下,不苟言笑的少年半跪在地上紧抱着哭泣的精灵,轻声安慰:“我在这里。”他们对光元素天生的亲和力此时完全展现,出现了被后世称为“乱神之光”的奇迹,不久后便出现那个被人避之不及的悲剧。但至少在那时,他们应该是幸福的——至少导师是这样认为的。是光拥抱了他们,而索克萨尔在熟悉的光系氛围中停止抽泣,慢慢睡去。

他们之间的相处方式并没有多大变化,但石不转知道,索克萨尔才刚刚将他划入自己的圈子:

他进入了索克萨尔平时在他上课时去的茶会。而这是导师第一次知晓索克萨尔如何打发平时无法进入图书馆的时间。他生平第一次翘了课,和索克萨尔坐在君莫笑的住宅前被细心打理的花园,然后看到王不留行骑着扫帚前来,或是生灵灭灰头灰脸地走进来苦笑,身后是他再次报废的机械。

这个惊动后世的小圈子此时才初步形成。

石不转可能也意识到之前索克萨尔与他的疏远,此时他的表现,像是某种意义上的刷存在感。

他与索克萨尔同进同出,几乎要变成连体婴。

可为什么偏偏是他?导师应该不会满足与索克萨尔仅限于朋友的关系,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了?

导师没有说,但她多少也猜到了:67天后,精灵触碰了禁忌的传承,从此索克萨尔以死灵术士的身份出现在世人面前。

——“他要变强,不管用什么方式。黑暗的召唤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法。”导师是这么说的。

动乱自此拉开序幕:石不转身为神殿中的一员,向上面报告了此事,却放走了索克萨尔;一叶知秋离开嘉世帝国,成为散人君莫笑,追查当年好友死亡真相;王不留行以一己之力扛起风雨飘摇的微草佣兵团;大漠孤烟宣布率霸图公国全体接受神殿教化,神殿实权实际上已归于霸图之手;生灵灭几处奔波,经历数次大起大落……而索克萨尔,在动乱即将到达白热化时,和他最亲密的伙伴夜雨声烦,完成了人间蒸发后魔术般的大变活人,蓝雨之名响彻荣耀大陆的那个夏天。

再后来,就是荣耀之战。

她一直都很想问导师:这一切是否在他们求学时就已经计划完好?

但她没有问,她明白就算问了导师也不会回答,就像那个秘密的冰山一角,也只是她在导师死后整理遗物时揭开的:索克萨尔,是混血。

那是一束微微泛着银光的头发,束着头发的金线看上去已经有点年份了,但发丝却一根根依旧柔顺光亮。她感受到了索克萨尔的气息混着光明的味道,却并没有灭神的诅咒的影子——然后她发觉了熟悉的、人类某纯血贵族的标记。

可怕、可怕……真叫人恶心。当时她只有,也只能有这种感受。她似乎明白了,索克萨尔突然出现,又迅速消失的理由。

导师说过,他最喜欢卡萨布兰卡。可他的庭院里,却栽满了荼蘼。她隐约记得,导师说过,一叶知秋的庭院里,是满片蔷薇。

这是为什么呢?导师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走在院中,花朵在光元素的滋润下日日开放,天堂鸟在空中聚集盘旋,她的导师静静伫立,一时间安静得只听见翅膀扑动的声响。

导师说,信仰只是信徒与神灵交易的筹码。

导师说,不存在互相救赎。

……导师还说,他很想他。

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大陆已经统一,好像一切都要结束了。索克萨尔站在石不转面前,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微笑着。

从前的少年成为了青年。只是这时的石不转,再也无法拥抱他。他的亲近,只能带给他痛苦。

倾尽思念,最终凝成圣水,这是不会痛苦的毒药。

“这世上真有神灵存在吗?”导师的身体慢慢散作漂浮的光点,口中慢慢吐出最后的痴语,“神没有把他赐给我。”

他不属于我。

本来就没有谁会属于谁啊。

但是,也没有关系。

——我到最后都没有失误啊。

最后的导师,带着温柔的表情消失了。

小手冰凉猛然想起,索克萨尔也被说是“消失”了。

最后的最后,说到底还是:他们的时代结束了。

现在又是谁的时代?

——“叨扰,今天就拜托了。”来人毕恭毕敬地将主教大人引入场地。

她点头示意,默默记诵着导师教导的话语。

荣耀之战后大陆一统,种族与种族间、职业与职业间、信仰与信仰间似乎已经没有了矛盾,只是死灵术士这一职业,仍然是人们避之不及的敏感话题。

一切又是否在谁的掌握中?

台下人排列整齐,台上人圣光乍现。

“……吾愿以性命誓忠诚,勿失百年之虔诚……”

导师当时又察觉了什么?

都不是太重要了。她最终也没了叹息:这是他们的事。

这些隐晦的秘辛,就让它静静地归于黑暗吧。

【fin】

评论(17)
热度(36)

目前全职心脏组杂食,冷CP体质……
主all喻文州
除了假期不会发文
(笑)
界面粉红粉红,实际上是百合(笑)

© 不知粥粥@换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