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粥粥@换马甲

校园paro

进了群有点激动(笑w)

————————————————————————————

尚未传达的情书

长久以来默默的注视——

张新杰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他根本没办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那个微笑着的少年,那个笑意不及眼底的少年。

“……前辈,怎么了?”喻文州发现对面正和自己商量学生会事务的前辈望着前方眼神放空出了神,好心轻声提醒。

“啊,没什么,抱歉……我们谈到哪里了?”张新杰不留痕迹收回流连于喻文州身上的视线,扶了扶眼镜,努力将自己的心思转回工作上来。

喻文州稍稍停顿,张新杰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但他仍然按这位作风严谨的前辈的要求,继续陈述着。

……还是没办法啊,看来要安排时间再看看文件了。张新杰在心底叹了口气,默默将时间重新规划,自暴自弃般望着少年线条柔和的脸庞。


无法抑制的在胸中慢慢荡漾开的心情

千言万语堵在咽喉中吐不出——

不对劲、不对劲,这下自己的生活全都乱了。张新杰感觉自己陷入一个漩涡,而漩涡中央是——喻文州?!

他想起那天傍晚,少年从身侧走过,得体礼貌地倾首示意:

——“前辈好。”

张新杰身形一滞,侧过头去确认声源——少年普通的侧脸在夕阳的余晖中显现出不同寻常的神采。他同样点头示意,余光撇过少年的胸牌:

——“喻文州”

之后喻文州进了学生会,几乎是顺理成章似的成为张新杰的搭档,这个奇妙的组合惹人惊奇:
——“其实也还行,跟上前辈的安排还算轻松。”一日午后偶然听见喻文州与他那个聒噪的朋友交谈,脸上的笑意不知怎的让人呼吸一滞,像那投入心池的石子,带去丝丝波澜。


焦急、焦急

咽不下的甜蜜与苦涩交织——

波澜不知何时成了漩涡。

也许是那粒石子凿穿了心底,无法抑制的情感愈演愈烈,呼啸着倾泻而出。

“喻文州。”

“嗯,前辈。”

“……以后叫我新杰就好,不必那么生分。”

“……”一向伶牙俐齿的喻文州没想到之前踌躇了一会儿才开口的张新杰让他等到的却是这句话。他弯弯嘴角,眼睛眯起,话音中不自觉地带上一点俏皮的快乐:
“好啊,新杰。”


喜欢、喜欢

白纸上跳跃着黑色的蝴蝶

笔尖沙沙

从我心中飞出去的知更鸟

孤独地唱着不为人知的歌谣

心脏咚咚

轻薄的纸页撩动着心弦——

等到喻文州离开,张新杰才抽出原本妥帖地收在口袋里、现在却被汗水浸透的信封,牛皮纸上规规矩矩地写着大字:“——TO:喻文州”

——失态了。张新杰将信封丢在角落,那里已经散落了好几件这样的信封,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张新杰明显没有心情去整理。

——又失败了啊。张新杰有点无力。


累积在墙角蒙尘的一摞信件

是我为你写下却

尚未传达的情书啊——

“我大概不适合爱情。”那个带着眼镜的严谨少年,眼底带着苦涩,笑着摇头,留下角落一沓积满灰尘的信件离开。

“我大概不需要爱情。”那个微笑着的少年,笑意不及眼底,又笑着将信件收好,留在另一个角落,让这些未开封的信件继续蒙尘。

青涩的悸动而已,不如就这样继续遗忘。

评论
热度(5)

目前全职心脏组杂食,冷CP体质……
主all喻文州
除了假期不会发文
(笑)
界面粉红粉红,实际上是百合(笑)

© 不知粥粥@换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