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粥粥@换马甲

归于白雪(短小,fin)

梗有点老请轻拍谢谢(笑)

账号卡角色paro(是这样说吗?)

有人物死亡……又是报社吗?慎入

ooc严重,抱歉(笑)

————————————————————————

好冷啊……真冷。

真的是,很久都没看见这么大的雪了。

索克萨尔睁着眼,躺在雪地上,银白色的发丝凌乱地散着,平日齐整的术士袍也敞开着,虚虚掩着精灵单薄的身体。

……黑夜的爪牙……将归于黑暗时,却是在这洁白中吗?索克萨尔想自嘲着勾起嘴角,但有些费力,只能维持那个招牌微笑。

远处有人走来了,靴子踏在雪地上“沙沙”,他听见那人熟悉的、轻微的呼吸声,头却无力转动。

听见脚步停止,索克萨尔索性闭上眼,一动不动。

雪不再落在他脸颊时,精灵才颤动着银色的睫毛,眼睛睁开,看着那个人:

“——君莫笑……”

君莫笑扶起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坐着,用手扶着索克萨尔的肩不让他下滑,千机伞勉强遮住两人。

“你还是找到我了。”索克萨尔半垂着睫毛,君莫笑知道他是想笑。

“没办法啊,”君莫笑叹了口气,笑了,“那个话唠剑客四处抓人,都要把哥拆咯……还敢找不到你?真不让人省心啊,术士先生——”故意拖长尾音,果不其然看见精灵眼中笑意更甚。

“……别告诉他,”索克萨尔整个人都靠在君莫笑身上,放心地将全身重量交给他,“就说我走了,去解除诅咒还是什么借口随便说,不要让他惦记我。”

“那么……告诉他,你和哥私奔不成羞愧难当逃走了怎么样?”

“呵呵,别开玩笑了,都这种时候了,”索克萨尔笑了,脸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真的,答应我,别告诉他……我必须死。”

“得,为了新欢委屈旧爱,”君莫笑的手臂收紧了些,“你死了,这些个事儿才会结束,对不对?”

“是啊,你聪明,那个魔法师大人也聪明,”索克萨尔把头靠在君莫笑的胸膛,“他替我向牧师要来不怎么痛苦的死法。要好好谢谢他。”

“向那个大小眼道谢,还不如向哥道谢呢,”君莫笑看着精灵瘦弱的身躯开始慢慢化为黑气,又散在冷冽的风中,“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哥一定会答应你的请求呢?”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你一定会的。”索克萨尔仰起头,还是带着那个笑,“抱歉……”

“索尔,你知道吗?”君莫笑第一次唤了精灵的爱称,那双无神的漂亮眼睛微微放大,“我本以为我们会一起笑着互相拆台直到世界终结来着。”

“……嗯……”

“你那会儿怎么就傻了?一头扎进泥潭里,怎么拉都出不来。”

“……你今天话真多……”

“平时不嫌那话唠,这回倒嫌弃我了。”君莫笑靠近索克萨尔的脸,鼻尖相碰,呼出的白气扑在精灵冰冷的脸上,立刻结上一层冰霜。这是最后一次了。

“想知道哥会怎样回应你的请求吗?”

精灵盯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君莫笑吻了上去,虔诚而又小心翼翼。一吻末了,也没有移开,两张脸处于极其暧昧的距离,像极了恋人间甜蜜的耳间厮磨——如果忽略掉慢慢消逝着的、精灵漂亮的身躯的话。

这是最后一次了。

——“我会说,”君莫笑紧紧抱住下一刻就要逝去的精灵,“好。”

风夹着雪吹来,黑气隐没在白雪中。

君莫笑紧紧抱着空空的袍子,默不作声。漫天大雪几乎要将他的身形掩去。


但他又终于站起身来,收起千机伞,抖落一阵白雪,怀里还揣着那件袍子。

过了一会儿,又将它丢在雪地上,远处似乎飘来精灵飘渺的歌声。

风会吹散所有声音——

“这终于也……归于白雪吗?”撑着伞走远的人啊,“该怎么说呢……这下可难办了……心真脏啊术士大大,交给哥这个任务……”——我怎么可能,拒绝得了啊。

白雪会掩盖所有痕迹——包括回忆,吗?

那个微笑着的精灵消失了——

而雪,再也没停过。


评论(3)
热度(30)

目前全职心脏组杂食,冷CP体质……
主all喻文州
除了假期不会发文
(笑)
界面粉红粉红,实际上是百合(笑)

© 不知粥粥@换马甲 | Powered by LOFTER